年月日

我在法国教汉语——记德阳五中罗正渠教师

    德阳五中罗正渠老师自2017赴法国教授对外汉语有一多了他的工作也得到了国家汉办,法国师生极大认可。我校每年都有优秀的老师赴境外交流,赴国外教授对外汉语传播中国文化。德阳五中作为中法百校项目学校,中法数学项目学校,积极推动着中法师生之间的交流合作。下面老师一年以来的心得体会。

一、克莱蒙费朗与孔子学院

 

         我到法国克莱蒙费朗孔子学院教汉语,已有一年多了,感受到了法国人对汉语和中国文化的热情日渐高涨,作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,颇感欣慰。

克莱蒙费朗位于法国中南部,著名的火山城,圣母大教堂为世界独有的火山岩教堂,两座黑黝黝的尖塔直插云霄,成为城市地标。这里是大区首府和省会所在地,不到40万人口的小山城,因拥有世界500强的汽车轮胎企业米其林和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帕斯卡而名声在外。也是有十多所高校的大学城,中国留学生众多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学习型城市。

  

汉语和中国文化在绝大多数西方人眼里,总是艰深而神秘的,但法国人似乎情有独钟。法国的汉语教学历史悠久,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,全国所有学区都开设了汉语课,已成规模体系,引领欧洲各国。中法合作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已达20所,中法教育部合作的法国中学中文国际班已有40多个(除了教汉语和中国文学,还用中文教数学。德阳五中也在参与这个项目)。法国目前学习汉语的人数已超过10万,居欧洲国家前茅。

克莱蒙费朗孔子学院建于2011年,中方合作院校为北京二外。开设有从零起点到高级水平的汉语班和中国书法、绘画班,注册学员近300人,学生包括中小学生、大学生和社会成人。开展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活动和讲座,为中法企业交流牵线搭桥,孔院已成为中法教育、文化和经贸交流与合作的平台。

 

图片:汉语教学,文化宣传活动

 

 

二、教法国人学汉语

 

 我在孔院承担了五个班级的汉语教学,但每个班级的学生和汉语水平不同。学生汉语水平涵盖了初级、中级和高级。一个班一种教材和教学设计,备课工作量特别大。尤其是每次课后第二天,还要给学生发一份电子邮件,内容为前一天课堂所学的主要内容和布置的作业。

 我所教的有中学生班、大学生班,还有社会成人班。中学生班主要是那些所在学校开设有中文课,但还想提高的学生,以及以前学过中文,但现在所在学校还没开设中文课的。大学生班为大学的外语选修课选修汉语的学生。社会成人班学生复杂,上班族、退休人员、大学生和中学生。

 在几种西方主要语言盛行的法国,敢来学习汉语的人,是需要勇气和毅力的。而我的一些学生学习汉语的劲头和精神,让我佩服和感动,教学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一个叫Patrice的退休工程师,已经坚持学了七年汉语,除了生病住院,从不缺课,现在能用汉语进行日常交流了。

 已快退休的体育教师阿兰,妻子是台湾人,家里有三个还在读书的孩子。一直坚持学汉语,就是为了读懂中国的道家学说,读懂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。在汉语课堂上,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的中国文化和哲学问题缠住,让其他学生蒙圈儿和抱怨。放假有空时,我们常常互换技能,他教我法语,我帮他读《道德经》。他还收藏和购买了很多的中文书籍。

 有个叫贝尔纳的学生,是地地道道的法国农民,四十岁左右,开朗热情。出于对汉语的好奇,先是自学中文,近两年才来孔院上课。他已经能用中文简单交流,特别敢说,尽管语法错误百出,常常让人忍俊不禁。他住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山里,每次要开车来城里上汉语课。但总是提前几个小时,先来孔院办公室,和老师们聊聊天,在孔院图书室看看书。时不时带一麻袋他家的苹果什么的山货,让大家分享。

 看到这些学习汉语的法国学生,我似乎明白了,我那并不难学的英语,为何学了几十年都还拿不出手。

 我上课时间白班很少,以夜班为主,为了满足上班族和白天有课的学生,常常晚上九点左右才能回家。本来连白天都很安静的小城市,夜晚就绝无德阳城市那样的热闹。除了主街道上偶尔来去的车辆,满眼只是寂寞的街灯和斑驳的倒影,独自走在夜深静寂的街道,能听见脚步的幽幽回响。

 

三、体验中国文化

 

 除了汉语教学,我们还要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,开展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活动,让更多的法国人,感受和体验中国文化。

 很多法国中学都有汉语选修课,大多是法国本土老师。所以,常常请我们中国老师去给他们的学生上中国文化课。我去过好几所中学,上中国书法体验课和中国武术体验课。书法课,学生有些汉字基础,主要是让学生体验柔软而有弹性的毛笔,如何写出变化无穷而有张弛有度的汉字书法。

 

图片:书法课堂

 

 

 

 中国功夫,学生特别喜爱!但要让熟悉西方拳击的学生,明白中国武术刚柔相济的奥妙,特别是看似绵柔轻松的太极拳,很不容易,得跟他们练练手、过过招、比划比划才行。武术课上学生们总是兴趣盎然,练得有模有样。

 

图片:学练功夫,太极功夫扇